0 Comments
罗斯伯格:太艰巨
了,我没法劈面告知沃尔夫

罗斯伯格否认他打电话给了沃尔夫,因为他没法劈面说出他的决议。

“那极其
艰巨
,”罗斯伯格否认说。“我无法劈面告诉他。我只能打电话给他。那十分紧张尤其是在三小时的睡眠后。”

沃尔夫表示罗斯伯格的决议让他确定他已经下定决心。

他说:“这是十分艰巨
的时刻。咱们在马来西亚度过了一天,人们鼓掌祝贺尼克,那是我素来没见过的——令人难以置信。”

“咱们坐上吉隆坡到新加坡的航班,从新加坡再到法兰克福,接着咱们有些感人的讨论,他十分清楚他说了什么,他对自己的决议毫无摆荡。”

罗斯伯格透露从日本大奖赛后他开始有了想法。

“本赛季,我告诉你,太艰巨
了,”罗斯伯格在脸书上写到。“在两个令人失望的赛季后,我在每一个畛域像疯了一样推进;他们让我充满动力、让我离开我素来没有体验过的阶段。”

“另外,当然,这对我爱的人有很大影响——那是整个家庭的牺牲,他们将所有事情摆在咱们的目标之下。”

“当我获得铃鹿的成功
,从那时起,总冠军的主动权已经在我的手中,我开始有了巨大的压力,开始考虑如果我成为了世界冠军,那就结束我的职业生涯。”

“阿布扎比的周一早晨,我晓得这可能是我的最初一场竞赛,在发车前,这个想法让我清空了脑海。我想要享受这段经历的每一个霎时,晓得这或许是最初一次……接着,红灯熄灭,我开始了一生中最紧张的55圈。”

>

Author

admin@woodalike.com